󰊝直销网 󰊯 新闻资讯 󰊯 打传前线 󰊯 正文

独家调查|《草木人间》票房破亿,还原真实的“1080万传销骗局”

2024-04-19 08:06󰄲0 󰋇 2186 次

  母亲耗费了数十万,甚至卖了自家房子去购买传销组织套餐,儿子劝说无果,只能加入传销组织“卧底”,最终将母亲解救出来,然而母亲却因被骗光钱财而精神崩溃,住进医院。

  这是近期上映的中国内地首部反传销电影《草木人间》的故事,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4月18日中午时分,《草木人间》票房破1亿元,累计观影人次262万。

  《草木人间》中,母亲被诱惑,以为发展到一定数量的“下线”后就能获得1080万元奖励。信以为真的母亲加入了传销组织,继而发生了之后的故事。而电影中的“1080万传销骗局”是有真实原型的。

  第一财经记者日前独家采访到参与解救行动的“李旭反传销团队”发起人李旭,他向记者还原了“1080万传销骗局”的始末,与此同时,还揭秘了利用感情的“杀猪盘”传销等套路。

自由式“千万元奖励”项目

  “《草木人间》剧组近期和我做了一个直播连线,我告诉主演们,其实他们的电影故事在现实中就有原型。我就参与了对当事人的劝说和解救。先了解一下南北派传销,比如北派传销俗称‘吃苦式’传销,会集中住宿、限制自由,整体生活条件艰苦。而南派传销往往吃住条件不错,大家活动自由,如果你不愿意还可以随时离开。这类传销组织通常会出售一些并没有太大作用但也不太会构成人体伤害的产品,比如面膜、日化美容品、保健品等,电影里说的是足贴,就是这类商品。模式就是给大家‘洗脑’,让你发展‘下线’后可以跨层级不断获利,然后升级。”李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如今越来越多的新型陷阱出现了。

  李旭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此前他参与劝说和解救过一个贵州女孩阿香。阿香念过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教师,然而在接触了一些朋友后,她去了山东,参与了一个“1080工程”(也有作“1040工程”的说法)项目,即通过“虚拟经济”的资本运作,达到一定业绩后最终可以获得1080万左右的收益,即“出局赚1080万”。

  “她参与的是典型的南派资本运作模式。这个组织诱导的绝大部分都是大学生,阿香陷入组织2年多,还将自己弟弟也喊了过去。她对能获利1000多万深信不疑,甚至还喊了另外7~8个同学加入,后来她的同学对此有怀疑,告知了她的家人,她的家人则找到我寻求帮助。之后因为家中母亲生病,阿香回家了一趟,我也是抓住这个时机,对她进行了劝说,但过程很艰难,在我坚持不懈地劝说下,她终于承认自己的‘下线’已经有10多个,姐弟俩投入了10多万元,这对阿香家而言不是小数字。”李旭说。

  根据李旭的描述,阿香加入的“1080工程”项目方并不限制生活自由,大家不集中住宿,而是各自租房,条件也比较舒适。但对方的话术非常具有“诱惑力”,告诉参与者首次支付近7万后可以“入门”,购买的不是实体产品,而是一个“虚拟经济”项目,号称是国家级别的“机密”,是利国利民的大项目,不能对外公布,但可以随着大家发展更多的成员而获得利益。采取五级三晋制,“入门”后参与者一个人先发展3个人,然后再扩大范围,当累计发展到约30个“下线”的时候,根据规则就可以“上平台”获得10万~99万不等的收益,之后再升级,比如“上总”后就可以获得每个月6万~10万的保底收益。当然,该组织不会让参与者“永无止尽”地分红,当发展到一定数量后,就需要“出局”,满足“出局”条件时,参与者可以获得约1080万(或1040万)的收益,所谓“C位轮流做”,让大家觉得这不是一个“金字塔”式的模型,而是一个人人都有机会的“等腰梯形”模型。这与《草木人间》电影的场景非常类似。

  “跨层级之间不能打听也不能问消息,所以大家的信息是不对称的。要到了‘上总’的级别后才会揭谎,即获知真相,但此时你已经发展了数十个‘下线’,你自然不敢对其他人说出实情,因为你会害怕你的‘下线’们找你麻烦,于是你只能配合把这个‘千万级别’的故事演完。”李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实“上总”后并不会兑现收益回报,但项目方会给参与者返回大概2万元左右的生活费,也会在参与者达到一定级别后分给他们几千元的费用,让参与者起码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有一部分人花完了生活费后就放弃了,但也有被深套者难以自拔。颇为“巧妙”的是,这个组织将参与者的大部分“收入”统一保管在高层那里,也就是说,参与者即便醒悟了,想要把钱拿回来也是很难的,实际上变相在控制阿香这样的参与者。

  阿香在李旭的劝说下脱离了“1080工程”项目组织,但她和弟弟之前所投入的钱也基本难以追回。

  “套路”五花八门

  阿香是不幸的,她丢了教师工作,还损失了10多万元和好几年的青春。但阿香也是幸运的,因为及时止损了。

  在现实生活中,还有更多“套路”存在。如果说阿香是购买的“虚拟经济”商品,那么小美则是跌入了实体商品陷阱。

  小美原本是从事服装行业的,2019年,她因为朋友介绍而加入了某个机构,花费10多万元购买美容保健品成为机构联合创始人。

  “就是发展更多人销售商品,然后获利,这种‘老套路’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但当时我参加的这个项目组织提出了一个非常诱人的好处——可以解决子女未来的留学和父母养老问题。如果我发展到一定级别,也就是找‘下线’和交费到一定程度后,我就可以给我的孩子在未来争取留学申请的‘绿色通道’,而最让我心动就是项目组织方号称可以送我一套养老小区的房子。所以我花费了80多万元购买了保健品,达到级别要求后,果然项目组织给我‘奖励’了房子。”小美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然而,让小美没有想到的是,这套所谓“奖励”的房子是期房,至今还未交付,而项目组织方的“奖励”其实是支付了首付,随后小美开始陆续还贷,相当于被迫背负了几十年的房贷,如今房贷加上之前的投入,小美已经耗费了100多万,但却基本没有太多获利。

  除了虚拟和实体商品“套路”,还有打着感情牌的“杀猪盘”。

  一直未婚的吴兰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透露,自己平时工作比较清闲,手里也有一定的积蓄,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位自称是“庆哥”的男子后,每天都能获得“庆哥”的嘘寒问暖,一天内要和吴芳兰如同三餐饭一般问候3~4次,在“庆哥”的朋友圈,吴兰经常会看到他分享宁静而高端的生活环境,还时不时会看到“庆哥”的各类荣誉证书。

  “庆哥”所表现出来的关心很快获得了吴兰的好感,在接触一段时间后,“庆哥”开始给吴兰“洗脑”卖货。“销售的货品大多是美容保健品,以一种单价338元的胶原蛋白肽为例,交2万元是联合合伙人,可以每盒188元价格进货;交5万元是联合总裁,可以每盒176元进货;交10万元是联合创始人,可以每盒158元价格进货。且代理名额有限,要求大家抓紧时间抢名额。”吴兰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花了10万多元进货后,基本难以销售,再后来“庆哥”消失了,仅仅22天,自己就被“割韭菜”了。

  如何识别与防范?

  李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总结来看,这些组织的技巧就是抓住参与者的弱点,比如缺乏关爱、经济拮据、快速致富等。“除了用卖货可以获利来诱惑参与者,还会根据参与者本身的弱点来‘洗脑’,比如缺爱的就给他恋爱假象或家庭温暖、缺乏成就感的人就不停赞扬他。同时也懂得略微返回一些小利益再配合‘见现实’,即让所谓的‘老总’开着豪车或穿金戴银来让参与者信服。其实很多豪车之类的配置都是租借的。”

  那么怎么识别这些五花八门的骗局呢?

  李旭表示,《禁止传销条例》界定的传销有三个特征:第一是入门费,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或认购一定数量的产品才能获得入门资格;第二是“拉人头”,发展“下线”形成上下线层级关系;第三是团队计酬,通过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来给“上线”计酬或者返利。不管打着什么旗号,具备这三个特征就涉嫌传销。

  那么如果遇到了此类陷阱,又该如何维权?

  “警方要打击一个传销组织,首先要掌握传销组织架构图,也就是上下线关系,还有就是资金流向等。以异地聚集式传销为例,传销组织已经从‘传商品’发展到‘传人头’,无公司无产品、交钱也没有任何凭据、组织严密、隔级之间还不能互相打听,所以短期内想掌握传销组织网络图几乎不可能。而网络传销打击更难,一些虚假宣传一直存在,但因为经常更换后台,导致数据销毁,相关执法部门没有办法固定证据,所以加大了打击难度。更有一些网络资金盘、诈骗平台,操盘手在境外遥控指挥,网站服务器设在境外,资金也转移到境外,平台一旦关网,证据就都销毁了,打击取证更是难上加难。所以要解救深陷传销的人,要联系相关执法部门抄窝点,将参与者带离组织,更要从内部获取关键证据。这也就是我们民间反传销机构存在的意义,做系统、专业的心理疏导工作。”李旭说。

  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段自勉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遇到上述陷阱,一定要在签署书面文件时看清楚条款(如有),比如被迫还房贷的案例中,当事人是否有购房合同及贷款合同,其中细则如何规定,如果当事人是自愿签署,那么就要按照合同履行。同时,保留所有书面和交易流水证据,一旦发生问题则可以根据这些证据来维权。

  (文内阿香、小美、吴兰为化名)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

  【特别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