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销网 󰊯 新闻资讯 󰊯 打传前线 󰊯 正文

蔘龙国际集团传销暴雷停业 逾百苦主涉款达5000万

2020-10-29 08:40    来源:星岛日报󰄲0 󰋇 1539 次

  过往曾卷入传销风波的中成药公司蔘龙国际集团,近日再传「爆煲」。《星岛日报》接获消息,创办人谢龙飞上周起「失联」,逾百名已付款预购人参粉的代理及买家上门追货时,发现无法提货,连日追讨无果,日前报警求助,涉款估计高达五千万元。案件正由油尖警区接受调查。消息指,近两年蔘龙大推上市计划,力吸代理及用家投资及买货,「谷数」上市。唯有法律界人士指,有关合约条文含糊不清,签约者未必受保障。记者走访蔘龙多间门市,发现已相继拉闸,店员声称「全线装修停业」,只字未提经营状况。记者李卓颖林紫晴

  ○四年在港成立的蔘龙国际集团,主要销售以「低温人参」制成的蔘龙人参粉,以及多款声称含人参成分的食品,于港九新界开设至少五间门市分店,并在多个寄售点出售产品。据其官网资讯,销售版图已扩展至中国内地、澳门、日本、印尼等地。零售以外,蔘龙过去十年屡被指以传销方式赚钱,职员诱使产品用家认购一定份额的产品,以晋升为不同级别的代理或会员,成为上线后再通过招募新人赚取回佣。

  记者查册发现,蔘龙国际集团全名为蔘龙企业(香港)有限公司,○七年注册,由谢龙飞出任公司董事兼大股东。另一董事Pua Li Li(音译潘丽丽),蔘龙官网显示其职位为集团总经理。除经营蔘龙集团,谢龙飞亦是世界人蔘总会及世界蔘道总会的董事。

  今年起一直拖延发货

  然而,《星岛》获悉,本月中起该公司一班销售经理发现创办人兼董事长谢龙飞失联,逾百名买家获悉后拉大队到蔘龙位于佐敦的办公室了解,始惊觉公司无货可派。本报联络上多位代理及用家了解公司运作情况,据悉以往买家认购后都可顺利取货,情况至今年开始有异。

  自称损失数万元货值的苦主陈先生直言,他认购后未有即时取货,因代理建议客户按需要取货,可取得最新制成品,「蔘龙代为仓存,吸引很多人大量认购,加上今年该公司赶上市,『谷数』拼营业额,更加落力促销,但其实根本不够货。」另一内地苦主黄小姐有总额逾百万元的产品未取,她指代理今年一直拖延未有代其发货至内地,由于她直接向代理订货,未获发收据,恐血本无归。

  称投资99万可做董事长

  除了产品销售,近两年蔘龙更开始向会员力销「上市计划」,吸引会员投资及买货。消息人士透露,主力此项目的大中华区总经理蔡嘉宾,曾任职另一家人参粉传销公司,于一八年初被颁破产令后加入蔘龙,并带同其下线代理「过档」助公司拓展上市业务,更推出投资额九十九万元的「蔘龙国际集团子公司董事长(总经销)计划」,大力吸金。高峰期又向代理集资开设了七、八家门市,遍及尖沙嘴、铜锣湾、荃湾及元朗等地区。

  退休人士邱先生透过投资此计划成为公司总经销,「初初我只买几十到一百瓶,经理见我买得多,游说我参加投资计划,用优惠价购买产品,又指蔘龙准备上市,日后我至少赚三十万元。」他跟亲人合资九十九万元签约,再加码约十万元购入五百瓶人参粉,总共二千瓶,惟至今未拿到任何货物,退休金恐不保。

  邱先生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有不愿具名的销售经理贷款投资近二千万元,有上万瓶人参粉尚未取货,「我衰贪心,没料到蔘龙九月未能如期上市,十月就老板『失联』。」她哭诉,近日惆怅不已,不知如何偿还欠款,连同她在内,有五名代理的投资额均达六位数字。一名较高职级的销售经理称,上线可通过下线卖出人参粉而获得百分之一点五分成佣金,因此每招揽一名新投资者,将获二十万至五十万元佣金。

  翻查投资者提供的经营合约简介,每名投资者需承销一千五百瓶人参粉,总值九十九万元。蔘龙声言让投资者获得最高聘的高级经理资格、最高比例百分之一点五的营运回馈。投资者亦可获得一块长白山原始森林参田的六年拥有权,蔘龙则负责在田上种植五百棵森野山人参。与此同时,蔘龙投资者又可成为「香港施教授」的人参科学研究团队研究员,再获两套来回机票参加长白山考察团,以及高级西装和纯金奖章等多份礼品。

  合约字眼含糊前后矛盾

  合约中所指的施教授,苦主群广传是曾为该公司研究的浸大生物系研究助理教授施祖荣。惟浸大发言人回覆指,该校只曾接受蔘龙企业(香港)有限公司委托进行一项科学研究,并由施祖荣教授负责带领研究工作,惟施教授未有出席该公司任何讲座或其他商业活动,该公司引用施教授的名字,事先亦未征得其同意。浸大又强调,其科学研究一直均由大学聘请的研究人员,根据严谨研究方案进行,校方及施教授均对上述投资计划未有所闻。

  此外,就蔘龙的投资计划,其中回馈一项提到:「乙方(投资者)每月出货以100并(瓶)业绩为单位,由甲方(蔘龙)返回柒万元。」大律师陆伟雄审阅合约后认为,相关条款未有清楚列明合理回报,又未有申诉人参田拥有权及其他详细资料,相当含糊,「正常合约条文很少会写『返回』这类字眼,亦应有量化的回报条款。」他续说,该合约内容存有不少漏洞,即使写上「具法律效力」,实际上也难以执行,例如合约写明投资者可获人参田使用权六年,但合约有效期只有二十四个月,明显是前后矛盾,「合约字眼写得含糊,投资者出事后都未必可以追讨。」

  蔘龙销售经理的林小姐(化名)过往九年为公司「跑数」获得上千万营业额。以她所知,公司约有二百名经理级的销售代理,为数不少都有参与九十九万元投资计划,有人更签了至少九份合约,冀上市后获发更多股权。有人为认购产品,更不惜将住宅按揭套现。综合苦主资料,蔘龙连同非代理身份的产品用家的投资,估计已吸资超过五千万元。

  油尖警区暂列「求警调查」

  上周四苦主上门「追数」,当时已发现公司货尾被取走,门市陆续停业。记者翌日佯装顾客走访多间门市,刚好于铜锣湾店见到店员提走产品,黎姓店主声称,疫情关系令马来西亚药厂断供货源,全线门市连办公室将趁机装修,着记者把握最后机会入货,惟未曾透露公司运作出现问题。本报曾多次致电谢龙飞,惟截稿前未有回覆。

  警方就《星岛》查询回覆,近日接获多名受害人报案,指怀疑自己堕入层压式骗案,案件暂列作「求警调查」,暂未有人被捕,现交由油尖警区刑事调查队第十队合并调查和跟进,惟未有交代涉款金额。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