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销网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财报“爽约”,面临退市,交大昂立为何从“保健品第一股”跌落

2023-05-29 09:14    来源:财经网󰄲0 󰋇 3655 次

  在二级市场股价已“沉寂”近一个月的“国内保健品第一股”交大昂立,终于在5月24日再次更新了动态。不过,一如既往,公司仍未能走出坏消息的漩涡:年报难产、继续停牌、面临退市。

  对此,交大昂立证券事务代表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公司方面并未接受退市一事,也正在推进年报披露相关工作。但谈及具体时间,对方表示,目前还没有其他确定的消息,后续会根据事情发展的实际进展情况按时披露。

  事实上,回顾过往,交大昂立的经历也算亮眼。

  自1990年从学校实验室诞生第一款产品以来,交大昂立已走过三十余年,作为曾经的益生菌领域领军企业,其拥有过多项国家级科技奖项和专利,以及中国驰名商标和上海名牌产品的荣誉。

  然而,近年来,这家头顶诸多光环的老牌企业却陷入了业绩下滑、股价暴跌、管理混乱等一系列危机,其崛起与衰落的历程值得我们深入探究。

  6年“坏胎”,或致2022年报难产

  保健品行业势头正盛,加之财报季的到来,本应是蓝海赛道内各公司争先恐后展现自身经营成果的时候,然而,曾经的保健品龙头,却在此时“黯然失色”。

  5月24日晚间,“国内保健品第一股”上海交大昂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大昂立”或“公司”)发布公告,称于当日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管理二部下发的《关于公司无法按期披露年报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

  其中提到,截至2023年5月24日,交大昂立仍未披露经审计的2022年年报及2023年一季报,同时公司还未确定2022年年报审计机构,该事项影响重大。而根据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终止上市风险。

  谈及未按时披露财报的原因,上述证券事务代表也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是此前发现了多项会计差错,且现在审计机构辞任所致。

  而关于“会计差错”一事的具体事宜,交大昂立曾在4月26日对外发布的公告中有所提及。彼时,公司称,因在年报审计过程中发现多项涉及前期会计差错更正事项,该多项事项对年报数据认定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同时需要对2016 年至2021年6年的年报进行重新编制,出具更正后的年报。

  长达6年的数据重编,交大昂立究竟经历了什么?这背后,有媒体推测或与公司部分高管利用重大资产重组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从而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有关。

  这并非无稽之谈。记者注意到,上述公告发布次日,交大昂立便收到了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寄送的《参加诉讼通知书》,称原告公司股东上海韵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因上市公司董事,时任副董事长周传有利用关联交易为自己谋取利益事项提起股东代表诉讼,公司作为本案的第三人参加诉讼。而该诉讼涉及的正是公司于2016年收购上海仁杏健康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暨关联交易,以及 2021年出售苏州佰仁三香护理院有限公司100%股权的相关事项,前者正好与年报重新编制的起始时间契合。

  不过,对于真实情况,公司内部并未给出相关回应,一切还有待官方调查。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管理团队的调整上,交大昂立可谓动作不断,记者注意到,自2023年3月21日以来,公司相继经历了副总裁华宇明、股东监事朱莹政的书面辞职,以及唐道清副总裁被免职等情况。

  更为戏剧性的是,随后对于空缺的总裁一职,公司更是难成一致。陆续披露的相关公告显示,11位董事在两派激烈的观点碰撞之下,最终以6票赞成、5票反对的数据定下了上述提及的“朱莹政”的总裁之位。而对于这一选择,呈反对态度的5位董事、独立董事则直接指出,其履历主要从事房地产评估相关业务,与上海交大昂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目前产业结构和发展战略不一致。拟聘任人选在上交所拟公开谴责名单中,目前尚无结论,不适合表决。

  不仅如此,蓝鲸财经记者注意到,2022年半年报中也透露出公司董秘已辞职一事,而如今距离该报告发布已过去约9个月时间,据上述证券事务代表向记者透露,目前仍由董事长暂代董秘职责。

  “由此可见,公司内部管理调整仍然不算顺利,这些不可避免会影响交大昂立的正常运营和稳定发展,公司的混沌状态要恢复还需时日。”业内人士如是说。

  业绩预亏、路径迷茫,保健品龙头光环不再

  至此,管理层变动、审计调整、年报重编……一切的一切,都让交大昂立的近6年变得扑朔迷离。而这之前,回想起公司曾披露的2022年预亏业绩,则更是让投资者心中“雪上加霜”。

  报告显示,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交大昂立2022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1亿元,将出现亏损,同比减少369%;预计2022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约-1.15亿元,将出现亏损,同比减少554%。

  而对于亏损的补救措施,上述证券事务代表向蓝鲸财经记者回应称,暂时没有意见给到,要根据审计结果来看。

  事实上,谈及本次预亏的原因,公司曾坦言,一方面是全资孙公司霍尔果斯仁恒医养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各民非机构收入及利润较上年有所下滑,同时仁恒医养调整了向各民非机构收取的管理费;另一方面则受到对收购全资子公司上海仁杏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股权所形成的商誉及经营收益权在内的资产组进行初步减值测试的影响;与此同时,公司全资孙公司上海昂立久鼎典当有限公司对上海兴浦服装有限公司发放的当金预计收回可能性极小,需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那么,好好的一家保健品公司,为何会有这么多引来亏损的其他业务?

  回顾交大昂立过往的发展历程,其中缘由便不得而知。

  据了解,交大昂立的故事最早开启于20世纪90年代,彼时,核心产品“昂立一号”从学校实验室诞生,迈开了科研成果产业化的第一步。此后,抓住了早期益生菌机会的交大昂立,凭借“昂立一号,清除体内垃圾”这一句广告语,很快成为国内家喻户晓的保健品企业。

  而选择乘胜追击的它,后续不断推出了针对不同人群、不同需求的益生菌系列产品,如“昂立超级益生菌粉”、“昂微态益生菌粉固体饮料”等,并在市场上取得了良好的口碑和销售额。反映在业绩上,即为2012年保健品业务营收达3.12亿元,占交大昂立总营收比重为83.11%。

  “交大昂立在益生菌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其强大的产学研结合能力。”业内人士如是说。

  然而,在后续的发展中,交大昂立这一优势似乎因主营业务的缩水而有所减弱。媒体报道显示,2013年至2018年,公司保健品业务营收出现了6连降,除2013年和2017年外,降幅均维持在双位数水平。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造成交大昂立主营业务业绩下滑的原因有多方面,首先是市场竞争加剧,近年来,随着消费者对健康食品需求的增加和消费水平的提高,保健食品行业迎来了快速发展期,而在这个市场中,并不缺乏强劲对手。比如“汤臣倍健”、“完美”等知名品牌都在不断扩张市场份额,并推出了各自的益生菌系列产品,不仅在价格、质量、功能等方面与交大昂立形成了激烈竞争,在渠道、宣传、服务等方面也占据了优势;另外,在电商平台上,“Swisse”、“Blackmores”等国内外知名品牌也在抢夺消费者眼球和钱包。这些品牌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信誉度,在线上渠道拥有较强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其次是产品创新能力不足。“虽然交大昂立在益生菌领域拥有较强的科研实力和专利技术,但其产品开发却没有跟上市场需求和消费者喜好的变化。从其历史沿革可以看出,其主要产品线都是围绕‘昂立一号’进行延伸和改良,并没有推出更多具有创新性和差异化的新产品。相比之下,其他竞争对手则更加敏锐地捕捉市场动向,针对不同的消费场景和人群特点,推出了更多符合时代潮流和消费者需求的新品。”业内人士如是说。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交大昂立也开启了自救模式,然而,却有种病急乱投医之势。媒体曾在报道中指出,其直销计划落空后又跨界转战医养,但业绩增长却不尽如人意,甚至曾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不可否认,这位曾经在保健食品行业占据领先地位的龙头选手,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和竞争对手的崛起,其优势似已逐渐被削弱。而直至今日,仍焦头烂额于内部问题的交大昂立,在内忧外患之下,未来能否还会有翻身的机会?蓝鲸财经记者将持续关注。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